图色馆:96B坦克随车运送!

文章来源:好知网    发布时间: 2019年11月18日 09:02  阅读:7259  【字号:  】

孟宗对母亲非常孝顺,他感到欠母亲的地方太多了。因为他妈妈费了很大苦心,才把他教育成人。

图色馆

路过一个天桥时,小红突然拉住我,鼻子酸酸地说:看,看这个人!我顺着她的目光看去,原来,一个年龄大概二十岁左右的小伙子正可怜巴巴地跪在地上。他脸上脏兮兮的,衣衫破烂不堪,脚上穿着一双好像是从垃圾桶里捡来的红黄间色的篮球鞋,在他前面的地上写有几行粉笔字:年方17,父母早亡,从小奶奶抚养。去年奶奶去世,为上学打工把债偿。不幸……。写的字体还算整齐,句子也算顺口。可是这事听爸爸妈妈说的多了,我也不相信他所说的。看完拉了小红就要走,说:快走吧,街上乞丐这么多,不知道谁真谁假呢!我们还得赶紧回家做作业呢!小红一向仁慈,听了我的话,不情愿地说:什么呀,人家多可怜!年龄这么小,除非万不得已谁愿意当乞丐呀?说完,从口袋里掏出自己辛苦攒下的十元零花钱,放在了乞丐的面前。

走着走着,发觉自已巳走在回家的路上,我想是我自已错了吧,明明是作业没做好出去玩还和母亲吵架、怄气,应该吗?想到自己的不对,我感到对母亲有些歉意,算了,还是赶紧回家,我想母亲一定很着急。现在几点了?我打开手机,天!十一个未接电话,二十条短信,要知道妈妈很少发信息,几乎是不会发。一下子这多条,她该是怎样的一种心情,我不敢回电话,害怕自已听到母亲焦虑的声音,我。赶紧发了一条短信妈妈我这就回家。然后全力向家奔去,家——那是我心灵有避护所。到家了,我掏出钥匙轻轻地打开门,蹑手蹑脚走进家,灯亮了,母亲从房间里走出来平静地对我说洗完澡睡吧。洗漱完毕,躺在床上想着妈妈会原谅我吗?母亲的神情巳告诉我,她巳经原谅我了,母亲对我很宽容,可我总是很叛逆,总是浑身长满了刺,让他人鲜血淋淋的认识到自已的存在。我在生活的平原上策马向前,母亲在我未成年的日子里一路相伴,无怨无悔。

在那年冬天的早晨,天空飘着鹅毛般的雪花,北风呼啸着。我正在暖和的被窝里睡觉,这时母亲喊我起床,我正做着美梦,很不情愿地从被窝里出来。我和父亲急忙洗漱穿衣后再匆匆吃完早饭就出门了,父亲送我上学,天气还是阴沉沉的,路上的行人几乎没有。父亲骑着老式自行车带我去上学,在上学的路上父亲时不时地叮嘱我用大衣盖好别冻感冒了,我心里感到暖和极了。我坐在父亲的后面,父亲用他的身体替我挡住了严寒,此时此刻我觉得父亲的肩膀高大起来了,她用自己的身体为我阻挡寒风,这一刻我不觉得冬天寒冷了。我的眼泪在眼眶里来回流动,我强忍着不让眼泪掉下来,过了一段时间,父亲送我到了校门口,父亲向我挥手说再见时,我看到父亲冻得通红的脸颊和那僵硬的手,我的眼圈开始泛红,我强忍着泪水,泪水再也忍不住的从脸颊旁流下。父亲给我打完招呼并叮嘱完就转身离开了,我并没有立即进校门而是注视着父亲的背影直到父亲消失在人群中。




(责任编辑:祝琥珀)

相关专题